拾年青灯

主混盗笔/瓶邪黑花/猫鼠/包策/包庞/默读/过气儿写手ummm/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沙海完结。
       虽然原著的坑还是没填,但是真的很满足了。从选角,到剧情,真的感受到剧组很认真,每个大可爱都很尽力地将原著还原到我们眼前。
        感觉自从剧情正式与原著接轨以后,每天都有惊喜和原著名场面,可开心了,沙海每天都喜提我狗命。

        结局了,一切都结束了,咱们可以去接他回家了。
         书内书外,希望每个人都活得好好的,今后的跌宕起伏或岁月静好,愿所有人都能平静走过,不再为时间所束缚。

        感谢整个沙海剧组,谢谢三叔。真的满足了。

黑花党过年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切完结,感谢相遇。

你静静地送她走远,走远,
她只想,看见你不流泪的眼

『占tag致歉』

这儿青灯,高三苦逼,真的没有时间再码长篇了,所以『猫鼠系列之江湖』暂时停更,可能平时会随机掉落一些小短篇,可能等到半年或者一年后会重新开更吧。我也知道我一直是个小透明也没人喜欢啥的,但是喜欢猫鼠是真的,如果有人愿意的话,就等等我的努力吧。

成长,渐行渐远。
再见一面,如此奢望。

搏过命数已力竭

其实只想,再见一面。

张日山的回忆里他永远是佛爷的副官,黑瞎子说他们一定会平安无事,吴邪仍在前往喇嘛庙的路上,面前的雪山如千里外的长白,杨好黑化黎簇深入汪家,再见已无期。

        九点多左右从家宴离开,在回家途中碰上见到一支乐队。乐队只有三个人,主唱弹着吉他,后面的两个小哥一个是键盘手,一个和声。
        就这么突兀地想到了他们的重逢,夏夜的公园里,贝斯错音的瞬间,一眼万年。
        九点多不到九点半的时刻,不算深夜,也不算傍晚。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偶尔有几个停下来,静静欣赏一会儿再离去。乐队很开心地唱着我从未听过的歌,声音透过满街的车水马龙,似乎能传很远。
        始终没有上去请他们唱一首《挪威的森林》,或许本能地觉得不该让这样的情景被我的冒犯而打断。他们重逢的那天,一切不也是自然发生的么?
        就像命中注定一样,他们就该重逢。
        最终随着人流离去,那时他们唱着我没听过的歌,随我在星子般的灯火夜景中走远。
       或许,他们仍会重逢呢?
       或许,就在某一座小城里,自然而然地,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