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青灯

青灯引照,彼岸渡归客

『猫鼠』江湖遥

《新七侠五义之屠龙案》同人『江湖遥』

第六章


字数爆了QAQ,这章写得我好累,目测下一章会开启各种巴拉巴拉解密,然后秀恩爱……


预计还有个两三章完结嗯。


『猫鼠』江湖遥

【新七侠五义之屠龙案】同人《江湖遥》

第五章

【走链接】

莫急莫急,看不懂没关系,马上就会仔细交待了哈哈哈哈哈。

我终于基本布完线了,可以正式走剧情了QAQ
【不妨猜一猜我说的变数是什么hhh】

『猫鼠』江湖遥

《新七侠五义之屠龙案》对话体同人

『江湖遥』第四章

链接:http://t.cn/E4uqXVV


打不开走评论。

感谢支持。


『舟渡』遺失

遗失
『舟渡』

        费渡睁开眼的时候,卧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身旁一半的床单整整齐齐地铺着,,枕面上一点褶皱都没有,像是这里从来都只有他一个人。
        他还有些混沌地从被子里伸出手,温热的手从冰凉上枕面上轻轻滑过,那上面的温度几乎一瞬间就赶走了他残存的睡意。
        骆闻舟呢?
        费渡猛地坐起来,随手抓过外衣套上冲出了房间。空旷的房间里寂静一片,阳光包裹着桌面上的灰尘,像是为它们的旋舞打上了聚光灯。
        拖鞋踩在木地板上发出“啪嗒”的声音,房间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少了一句“穿好衣服再出来。”
费渡顿时觉得心里空了一片。
        他一步步挪进厨房,那里原本应该有个人正在忙碌他们的早餐,每天都会有一只肥猫蹲在他脚底哼哼,自己就在这个时候从背后环住他,用一个早安吻开始这一天。
        他曾一度跋涉过杳无人烟的荒漠,沉浸在这个充满烟火的人间。
        费渡回过神,发现已经站在了洗手台前面,身前空空如也。

        他弄丢了他爱的人,再也找不回来了。
        清晨的冷意悄然笼罩了他,费渡下意识地伸手拢了一下外套,才发现自己匆忙间套上了骆闻舟随手丢在那里的夹克。

        沙发上躺着前两天的报纸,骆闻舟牺牲的消息被夹在形形色色的新闻里,只占了半个版面。那上面只有他的一张证件照,公式化的笑被凝固在黑白色的脸上,滑稽又局促。
        他的笑明明那么温柔,像午后的阳光满满都是暖意,不该是这样。
         费渡低头,拇指轻轻摩挲着无名指上的婚戒,里面的那一圈阴刻了骆闻舟的名字,费渡将这三个字藏在手上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仿佛有什么情绪从指尖一路喧嚣到心里,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费渡无声地站在阴影中,视线融进那抹漏进房间的阳光里。
        他觉得自己像蛾子一样,曾经朝着光义无反顾地追去,如今被灼成灰烬,心心念念的却还是明亮耀眼的光。

        甘愿作一只扑火的飞蛾,可指引他的火光却蓦然熄灭了。

       “咔哒。”门口传来有人开门的声音费渡转头看到骆闻舟懒洋洋地甩着钥匙进门,换了鞋直奔卧室而去。
         眼眶蓦地发涩,滚烫的液体被他生生忍了回去,他几乎是跑过去的,无比渴望能够砸进骆闻舟坚实的怀抱。

        伸手触碰到一片虚空,费渡才意识到这不过是自己的幻想,可他还是跟了过去。太过安静的小房子里到处都回荡着他的拖鞋砸在地板上的声音,空旷而宁静。

        那时应该是怎样的?骆闻舟在家找了一圈没看到人,就会觉得费渡还在加班,接着兀自走进厨房,着手准备他们的晚餐。
        费渡走过去,急促的脚步却被身后突然响起的电视声打断。他转过头,半眯着的眸子突然睁大——骆闻舟和他正靠在一起,似乎是在忙碌之余找了一部小众的电影,一起窝在沙发上打发那点空旷的时光。
        电视机的荧光落在他们脸上,将那点若有若无的笑意照亮了些许。
        阳台上倏地亮起一点火光。费渡抬头去看,骆闻舟点了一根烟,半开着窗子慢慢抽着,直到另一个自己从背后拥住了他,低声说了些什么。
        费渡想那一定是自己精心组织的甜言蜜语,才让师兄几乎是瞬间按灭了烟头带着一身烟味不由分说地拥上了他。

        “尺寸肯定是正好的,你愿意戴上吗?”玄关那边传来自己的声音。费渡看到自己单膝跪着,手里是那个简易的戒指。
        ……
        满满一个房子的回忆,哪里都是骆闻舟。
        他明明清晰地记得他们之间的一点一滴,却独独弄丢了那个最重要的人。

       “咔哒——”门再一次被打开,阳光下的浮影都在这一瞬间消失,落地钟还在嗒嗒地想着,房间里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陶然站在玄关出朝里看了看,费渡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哥……”
        陶然像是没看见他似的,直直地走了进来。
        费渡有些惶恐地追上去——是自己弄丢了师兄,陶然哥生气了?
        慌忙凑近的他听见陶然似乎在自言自语,“一个二个的都走了……”
        他身手在桌子上摸了摸,满手的灰尘。
       “脚底抹油干的倒是比我强。”
         陶然的眼眶泛红,被费渡看了个完全。

         陶然走后,费渡狼狈地坐在地上,低头看着自己透明的手。
         他怎么忘了,骆闻舟殉职后不久,他也选择了结束。
        没有你的世界太冷了,我该去哪里寻找你残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温度。

         我太想你了。

       “臭小子。”耳边响起一声轻叹。
        费渡抬头,看见骆闻舟逆光站着,近得他似乎只要伸出手,就能轻而易举地环上他的腰身。

       “师兄……”费渡的声音有些颤抖,“你来接我了吗?”

        我不要再弄丢你了。
——————————
写到后面也不知道算刀还是算糖,求评QAQ

今早起床的我:今天要码一篇中山狼,一篇基友要的原创更新,如果可以还要把舟渡的冬至贺文写了。


现在的我:一个字没写,快乐逛lof。


人生啊,太真实了。


码个进度

从这里开始重新认识我爱的少年们。

『猫鼠』江湖遥

《新七侠五义之屠龙案》对话体同人

『江湖遥』第三话

正文走链接,请多支持qwq

深夜抽个风。


永远站我场,支持729,不接受反驳。


『猫鼠』江湖遥

第二话,求支持qwq


打不开的话走评论,感激!


http://t.cn/EU0ALu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