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青灯

主混盗笔/瓶邪黑花/舟渡/长顾/猫鼠/包策/包庞/过气儿写手ummm/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不负天下不负卿

不负天下不负卿
『番外』礼物
(与正文无关)
迟到的五爷生日快乐!!!
网剧+动漫混设
   “你说这老包抽什么风?左右不过取个物件,怎么把我俩都派出来了?”
    出开封城的路上一红一白两个身影牵着两匹马晃悠着走过大街小巷,若将周围的风景换成山山水水,便真有种游山玩水的感觉。
   “还说不用着急,赶在明天之前拿到便好,也没给个回去的期限。你说老包他是不是脑袋撞多了,给撞傻了?”
    抱怨了一路也少见展昭回他两句,白玉堂却兴致不减,似乎比起手头的差事,逗逗眼前这猫儿才是正经的。
    “大人不傻。”
    “我去,你这猫倒是挺护主子啊?”之前东扯西扯没见他搭理几句,这一提老包倒是给反应了。白玉堂也不知道怎么就冒出一股子火气,“得,果然是只官府养的傻猫。”
    “你现在也是官府的小白鼠。”展昭瞥了他一眼,回道。
    “这不算!小爷我一没受封,二没穿那身官府,顶多算你开封府的编外人员,干那小皇帝什么事?”
    深知眼前这小白鼠是绝不会甘心受制于那些条条框框的规矩,展昭也无心触他逆鳞,便又别过头去,专心走自己的路。
    两人就这么晃出来开封城,一路向着包拯定的目的地出发。
    在两城交界处寻了个客栈住下,却被告知只剩一间房间。两人看着外面近黑的天色和即将下大的雨,认命般住进了一间客房。
    心里却都有些无名的欢喜?
   “明天是你生日?”展昭有些突兀地问出口。
   “好像……还真是。你这傻猫从哪知道的?”
   “蒋四哥说的。”
   一时无言。
   意识到自己似乎被四哥卖了的白玉堂也只是叹了口气,暗道回去定要好好收拾收拾这水耗子,却没注意到展昭脸上的一丝笑意。

    第二日,二人赶到当地县衙,从知府手中接过一个方形木盒,却听那知府说道:
    “包大人交代了,要二位大人拿到盒子离开县衙后自行打开,方可知道归期。”
    “……这老包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不知道,走吧。”
    也不指望展昭这沉闷性子能说几句怨言,白玉堂只能拿了盒子转身与他一同离开县衙,身后的知府只觉得这一红一白两道身影……怎么那么配呢?

    城外,白玉堂晃了晃盒子,倾耳听里面不大的动静,一无所获后毅然决定打开这个迷一般的木盒子。
    一封信和一个小布包躺在盒子里。没等白玉堂动手,展昭眼疾手快地取了布包打开,里面竟是一条白色剑穗。
    “小白鼠,生日快乐。”将剑穗递到白玉堂面前,不出意外地对上他惊讶的目光。
    “大人出的主意。他说你的生日要到了,想给你个惊喜。”
    展昭的面瘫脸配上这样一番话,确实让白玉堂有些……难以配合。
    难道现在要他装出一脸惊喜的表情?算了吧别说这傻猫,自己看着都假。
    收下了剑穗,白玉堂又将信纸展开,入眼的则是包拯的笔迹:
白少侠:
    事先说好啊我们有话好好说不准回来拆我的开封府!这都是螃蟹的主意!你拆他家去!
    你们这一趟确实是我们有意安排的,这剑穗也确实是他为你准备的贺礼,虽然他一开始打算送你一袋小鱼干被我们拦下来了,但这剑穗背后的用意,你且慢慢体会。
    最近开封太平,本府准你二人半月假期,想去哪去哪记得准时回来就行。
    另,生日快乐。
          ——开封府众人

    合着不止展昭,看样子包拯和庞籍都有参与其中,公孙先生或许也有放纵之疑。
    “你们开封府……最近是不是有点闲了?”
    “走吧,半个月的假期,可以去吃鱼了!”
    “你个傻猫还是只知道吃鱼吗!?”

     仗剑行侠的江湖侠客,剑便是最为重要之物。剑穗系住了他的剑,便也系住了眼前的人。展昭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又瞬间掩去。
————————
    开封府。
    “展护卫,白玉堂,你们可别辜负我一番苦心啊……”
    开封府上下,这两人间的那些事,除了他们本人,别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大人,庞大人来找您了……”
    包拯表示他才不会告诉他们那个客栈老板已经被庞籍收买了,故意只给了他们一间客房。

评论(1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