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青灯

主混盗笔/瓶邪黑花/舟渡/长顾/猫鼠/包策/包庞/过气儿写手ummm/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不负天下不负卿

不负天下不负卿
漫画+网剧混设
章『十一』

    数日后,白玉堂二探冲霄。
    且说之前,五鼠收到密信后就一直盯着躲在襄阳王府里的白菊花,韩彰得知白菊花将于几天后的夜里进入冲霄楼检查机关,这才定下了在冲霄楼前围堵白菊花的计划。
    冲霄楼旁,一片寂静。
    守卫三三两两地守在附近,似乎是认定了没有人会来闯楼,都有些倦怠。
    五鼠躲在附近的草丛里,等着白菊花现身。
   “混账东西!王爷养你们是吃白饭的么!?”几人只见白菊花提了轻功落在楼前,对着一名守卫打了个响亮的耳光。
   就等你了。五鼠见状从一旁的草丛里闪身而出,对着白菊花道,“我看,你也是个吃白饭的。”
    “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儿?你们要做什么!”说话间已将剑横于胸前,另一只手护在胸前,似乎在挡着什么东西。
    “少废话,五爷我今天是来取构造图的。要么现在交出来,要么等下被我们打死了,搜出来!”白玉堂道。
    话音未落,白菊花便上前一步,与白玉堂缠斗起来,四鼠见此,立刻混入战局,招招对着白菊花胸口所藏的构造图而去。背后的守卫也不知如何插手,只能拿了兵器在一旁眼花缭乱。
    白玉堂此刻也知不宜恋战,一刀劈向白菊花头顶,趁其闪躲时翻身一跃,抢下了构造图。落地后便挥着构造图故意朝白菊花晃了晃,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白菊花见状还想再夺,却被身后的四鼠缠住了身形,不得已只能提了轻功飞身而去。
    构造图既已到手,几人也不再停留,纷纷离开冲霄楼。此时的他们却没有注意到,白菊花不久之后又返回了冲霄楼,朝着五鼠离开的地方投去嘲笑的目光。

开封。
    “奇怪,最近的琐事怎么这么多?”包拯坐在堂前,看着被展昭压下去的小偷,无奈道。
    公孙策文言翻了翻簿册,上面记载的也全是些小案,前天哪家丢了袋米,昨天哪家的夫人又扯男人来告他另寻新欢,今天又是小贼当街偷玉佩,开封的案件数量可以说是飞速上升,全府上下忙得不可开交,连分神追查襄阳王的时间都被挤没了。
    反观对面庞府,庞籍每天除了上朝便是在府里写写奏折,打理打理重新运作的生意,比起开封府当真是好不惬意。看得包拯不止一次想冲过去把庞籍拉过来给自己帮忙。但想到二人现在的关系又驻足,只能对着院子里唯一的桃树发呆。
    “大人还不去处理公务,对着桃树发什么呆?”公孙策的扇子毫不客气地落在了包拯头上。
    “先生,你说开封最近到底是怎么搞的,怎么一下子那么忙?白玉堂那边也不传点消息回来,真是要急死我吗?”包拯见了公孙策如同看见救星般,开口就是一通牢骚,“还有庞籍,他既然认了襄阳王作义父,又什么动作都没有,难道要我就这么等着?”
    “大人,该发生的迟早会发生,咱们现在也就只能等襄阳王漏出破绽,才好让皇上对其施压。”
    “大人!”展昭的声音传来,二人回头便发现展昭竟是使了轻功来到后院。
    “展护卫,出什么事了?”
    “大人,我刚刚寻街时捡到了这个。”说罢便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竟是襄阳王府的令牌!
    “襄阳王?他不是回封地了么?怎么他的令牌会在开封……糟了!”包拯脸色一遍,丢下二人便冲向开封府的监狱。
————————
感觉前一章基本没人看啊果然我越来越水了么😂😂😂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