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青灯

主混盗笔/瓶邪黑花/舟渡/长顾/猫鼠/包策/包庞/过气儿写手ummm/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年贺

【年贺】

『开封年贺』

    伴着散落的点点白雪,开封府上下盼来了年三十的除夕夜。
    今年的小皇帝似乎终于体谅了一府人好几年没跳槽的不易,咬着袖子拨了些许银两给他们过年。只可惜包拯刚拿回府,公孙先生就将银两全部收入账下,可怜的包大人只能抱着床下渐空的私房钱盒子无声泪流。
    过年归过年,街还是要寻的。展昭领着一众府衙上街巡查途中,不断有路过的街坊邻里和妙龄少女往他手里塞新年贺礼,给他的,给先生的,给包大人的,甚至还有给白玉堂和四大门柱的,待展昭终于寻完一路回到开封府,一行人的手里都是各式各样的礼物,开封府上下对此已是见怪不怪,让展昭领着衙役把礼物放好,待过完年能还便还,还不了也定要对百姓表达谢意。
    “臭猫,我看你寻个街寻的挺开心啊?”白玉堂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展昭身边,看着他满手的礼物笑道。
    “你们回来了?”
    “过年了,陷空岛还在修葺,我们就回开封,和老包一起过个年。”白玉堂说罢拍了拍展昭的肩,继续道,“反正年夜饭晚上才吃,中午陪小爷去聚福楼喝酒如何?”
    “你的四个哥哥呢?”
    “他们被老包拉去当置办年货的苦力了,小爷可是好不容易才溜出来的。”
    展昭想了想,面无表情地竖起一根手指,“一顿全鱼宴。”
    “成交!”白玉堂勾起一抹笑容,拉着展昭提了轻功就朝着聚福楼的方向去了。
    “你说五弟是不是看上展小猫了,咱们这才刚回开封,他就把我们哥四个扔在府衙,自个儿找展小猫去了。”角落,蒋平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小声道。
    “我看挺像。”韩彰也探出个脑袋,悠悠道。
    “展小猫估计也看上咱五弟了,否则怎么对别人一副面瘫样,对五弟就会笑会气会炸毛?”
    “唉,五弟长大了,留不住啊……”
    “你俩干啥呢?”徐庆的声音猛然传来,顿时把蹲墙角的二人吓个半死,“老三你不是在帮老包么?跑这儿来干什么?”
    “我来找你俩!公孙策的年货清单展开了比老包都高,赶紧过来帮忙!五弟人呢?”
    “五弟长大了啊……”
    “啥玩意儿?”
    刚过下午,庞籍就带着庞桶从对面晃悠了过来,正好碰见包拯独自坐在后堂,捧着名伶杂志看得正欢,当下悄悄摸到包拯背后,一扇子敲了上去。
    “先生先生我错了我马上去做事……螃蟹?!”这边包拯捂着脑袋求饶,那边庞籍和庞桶早已大笑出声,包拯大怒,道,“臭螃蟹你不在你窝里待着跑过来干嘛?!”
   “死包子,你们公孙先生让我们来做客,老师家里的案子刚刚平反忙不过来,等会儿才能到,我就带着庞桶先来了啊!”
    ……
    见自家公子和包大人又不知道要吵到什么时候,庞桶只能自己去找四大门柱当苦力去了。而此时的展昭和白玉堂也在开封府门口被公孙先生抓个正着,加入了年货采购大军。
    就这么吵吵闹闹地入了夜,众人聚在后院,一片欢笑。
    包拯和庞籍还在吵架,公孙策和江子云在一旁谈笑,展昭和白玉堂正试图忽视四鼠投过来的灼人目光,旁若无人地抢着同一盘菜,庞桶和四大门柱专注于眼前的美味。不知是哪户人家放的烟火将深邃的夜空照亮,同样也照亮了众人的笑。
    开封府上下,早已不记得这是第几个相伴而过的年夜了。那一年会发生些什么,仍是未知,这一刻便也更显难得与珍贵。
    许多年后的众人回忆起往昔岁月,苍老的脸上会浮起笑意,亦会露出些许向往之情。
    而千年后,人们记得的,便只有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和脍炙人口的故事,更多的细节,便是再也没人知道了。
    除夕夜,年岁过,往昔不复,来日方长。
    那便,珍惜这一刻吧。
————————
包庞包策江策不是很明显,各位按各自喜好来哈——

评论(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