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青灯

主混盗笔/瓶邪黑花/舟渡/长顾/猫鼠/包策/包庞/过气儿写手ummm/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不负天下不负卿

不负天下不负卿
漫画+网剧混设
章『十三』

      展昭吩咐了张龙等人将庞籍妥善安置,自己跃上屋顶打算去追那些黑衣人。却不想一路追下来竟已失了几人的行踪,当下便奔回开封府。行至客房,便见到包拯等人围在庞籍所躺的床榻周围,公孙策正在为其诊脉。
    “刚刚,怎么回事?”展昭见张龙四人也在,便开口问道。
    “今天晚上,我和张虎巡夜回来,就看见开封府门口好像躺了个人,本来想过去看看,没想到不知从哪冒出来几个黑衣人,冲着地下躺的人就过去了。我们俩跟他们打在一起,没多久王朝马汉和展大人你就过来了。我们也是才看清那是庞大人。”
    庞籍在襄阳王的帮助下官复原职后,虽没有住回原来开封府对面的庞府,却也没有再住赵祯为他寻的住所,而是自己找了一处离开封府和皇宫都不远的宅子住了下来。
    庞籍被他们发现时只着了一身中衣,想必是遇上了麻烦慌慌张张地从家里跑了出来,一路跑到了开封府门口。
    “臭螃蟹,还记得出事了往我这儿跑……”包拯站在一旁,小声道,脸上却是掩不住的担心,转头便对公孙策道,“先生,螃蟹怎么样了?”
    “无事,只是过于疲惫,手臂上被那帮人划伤的伤口又沾了点迷药。休息一下便无碍了。”
    “我还以为他能再伤重点躺个十天半个月的,也少给我惹麻烦。”包拯撇嘴道。
    “大人,我看你也是口嫌体正直啊。”公孙策意味深长的看了包拯一眼,道,“不过先前庞大人已假意投入襄阳王门下,如今再开封遇袭,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只有等螃蟹醒了再问了。”正说着,庞籍紧闭的双眼便颤了颤,悠悠醒了过来。
    “螃蟹,你醒了!”包拯见状,忙挤到公孙策身边,“你怎么样!?”
    “劳烦包大人挂心,下官无事。”也不知道之前自己脑子里搭错了哪根筋,想也不想就往开封府跑了过来。现下被死包子救了,为了不给他添麻烦,便也只得打起官腔。
    “臭螃蟹你演上瘾了是不是?江先生已经把情况都告诉我们了,你认襄阳王作义父,是为了扳倒他,并非真的被权力所迷惑。”包拯无奈道。
    “……”虽然江先生已将事情告知包拯,可他监斩了自己的父亲这道坎儿,庞籍却不是轻易能过去的,只能默不作声地看着包拯。
    “庞大人可知,是何人要刺杀于你?”公孙策见两人互不言语,只得自己开口问了正事。
    “是襄阳王的人。”庞籍开口道,“前天,老师让我留在开封,自己只身赶往襄阳,想来是白菊花的计划奏效,白玉堂快要闯冲霄楼了。今天早上我得到消息,说盟书已经从冲霄楼内盗出。估计是襄阳王盛怒,白菊花又在旁边煽风点火,便对我失去了信心。前段时间我又知道了他们太多秘密,老师也仍未返回,今天夜里就着了他们的道儿。”
    “白玉堂呢?!”一旁的展昭问道。
    江子云来访也已是大前天的事了,他既然说能保白玉堂性命,那只小白鼠应该也没什么事吧。
    却不想庞籍开口道:“也不知道白玉堂用了什么办法,竟是将盟书与自己的画影剑送到了守在楼外的四鼠手上,自己则掉进了冲霄楼的铜网阵里,死了。”
    展昭霎时觉得心里被狠狠剜去了一块,愣在原地。虽说之前一直未曾明了自己对小白鼠的究竟是什么情感,现下也明白了,这锦毛鼠不仅偷走了大人的三宝,也偷走了自己的一份真心。
    当下展昭便转身出了客房,也不听身后一群人的互换,兀自寻了匹良驹趁夜色直奔襄阳。
    没有亲眼见到小白鼠,自己绝不相信他已经殒命于那破楼!
————————
he!信我!小白没死!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