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青灯

主混盗笔/瓶邪黑花/舟渡/长顾/猫鼠/包策/包庞/过气儿写手ummm/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猫鼠』剑老

『猫鼠无差』剑老

《新七侠五义之屠龙案》同人

《故人》后续


【一】

“所以说,你其实和我一样那时候,是穿越的?”展昭把手边的茶点往对面推了推,恰好在自己面前空出一小块地方,搭上他无处安放的手。

小小的茶点店下午并没有多少客人,他们寻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借着午后的阳光大量仿佛许久不见的眉眼。

“应该……是这个意思吧?只不过你是穿越回去了,我是穿越到现代了。”白玉堂熟练地用着塑料叉切茶点,仿佛本身就属于这个时代。

“额……小白,你不是古代人么,怎么对二十一世纪的东西这么熟悉?”

眼前的白玉堂一身再简单不过的白衬衫和水洗蓝牛仔裤,仍如千年前般风华绝代,映了展昭满心满眼。

“我也不知道,就像是……本来就会一样?你以前穿越回大宋的时候不是这样吗?”他顿了几秒,继续道,“不然你一个现代人,能把巨阙使得跟自己的手似的?”

展昭点点头,似是认可了这种说法。


如今什么都是无关紧要,那人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便已足矣让那些乱七八糟的疑惑消失殆尽。


“小猫儿,你说咱们都在这儿了,以前的他们怎么办?是消失了,还是按着既定的情节继续发展?”

“小说了白玉堂命丧冲霄楼,展昭也逐渐淡出故事,或许是寿终正寝了?反正……都是与我们无关的事了。”

“白玉堂还是白玉堂,展昭还是展昭,既然都到这儿来了,何必还要困于过往?”


【二】

“这么说来那封信你是看了?”白玉堂突然调笑道。

“自然看了。白五爷孤身闯冲霄楼都能说得如此豪气干云,展昭如何能不看?”

“谁问你这个了?爷是要跟你说……”

“什么?”话音未落展昭便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耳根蓦然一红,值得强行止住话头,惹得白玉堂一阵好笑。

“爷是要跟你说,上辈子说的话这辈子一样作数。你要赶走在爷前头,杀到阎王殿爷也要将你的猫命抢回来。

白玉堂又笑道,“哈,你这小猫儿果然害羞了。这下可好,上辈子的遗憾弥补了。”

“叫你瞎说什么前世来生,如今自打脸还好意思再提?”

“可怜五爷一颗好心啊,就这么浪费在一只傻猫身上了……”

“吃都堵不住你的嘴吗白五爷?!”


【三】

斜倚在坟头的巨阙最终被它的主人葬入了故人的坟里,与那把轻灵雪白的长剑一起长眠于地下。

千载岁月变迁后的它们或许已被尘土侵蚀,染上了斑驳的锈迹;又或许它们仍然锋利如初,等待被主人再一起握起,并肩斩邪佞宵小于剑锋之下。


千年前,有一蓝人宿醉于荒野坟前,后葬佩剑于此,从此淡出浓墨重彩的历史篇章。


千年后,有一双人久别重逢,互相住进了对方满心的欢喜中。


刀剑已老,余生路遥。

————————————

强行摸后续,这次是真的没了(ಥ_ಥ)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