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青灯

主混盗笔/瓶邪黑花/舟渡/长顾/猫鼠/包策/包庞/过气儿写手ummm/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猫鼠卷一『江湖』

猫鼠卷一

『江湖』

【开封奇谈】

【漫画+网剧混设】

『花开并蒂落凡尘,白衣夜行好刺激』

        是谁躺在那儿?为什么……一点生气都没有?

        还有很多人,他们……他们都睡着了吗?还是……都死了?

        为什么会悲伤?泪珠不受控制地滴下来,混进地上暗红色土里。

        月亮……月亮……没有月亮,天上只有压得人喘不过气的黑幕,在掩盖什么吗?

        玉琢般的双手捧起泥土,一点点洒在苍白的面孔上。

        “素莲!百灵!死丫头还不出来接客!”雁回楼的老鸨涂着花花绿绿的脂粉,叉着腰在一楼开了嗓,手里扇子对着楼上磨蹭出来的姑娘们指指点点,一股子霸气油然而生。

        雁回楼,取名自“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玉琼妈妈开青楼时只想着要让达官贵人们来过一次便忘不了姑娘们的美貌,以求财源滚滚取之不尽,哪会去想这诗背后的意思?于是雁回楼开张的时候过往行人都指着高高挂起的牌匾暗自发笑,谁会想到一来而去的,雁回楼竟成了金华最大的青楼。

        雁回楼的妈妈玉琼,慧眼识珠,尤其识得潜力股的姑娘和钱多烧手的官人。坊间盛传,雁回楼的头牌姑娘,大多数都是卖艺不卖身的才女,各个貌若天仙才华横溢,不说样样精通,却是各有多长——丹鹤姑娘一手墨宝名满雁回楼,时而洒脱时而内敛,一笔一划都能被各家公子买回去研究整日再临摹数篇;百灵姑娘善舞,一身柔骨仿佛能扭出一朵花儿来……

        最叫人神魂颠倒的头牌姑娘,却是一位名唤“并蒂”的女子。听闻此女美貌天下无双,爱穿一身莲纹齐腰襦裙,一双纤纤素手下没什么是她不会的。

        最重要的是,这姑娘天生的脑子不好使,呆呆傻傻的,玉琼妈妈让她做什么她便做什么。

        这便意味着,雁回楼的头号花魁“并蒂”,是能卖身的。

        富家子弟们可兴奋了,抢着要包并蒂姑娘一夜,玉琼妈妈也善变通,一月只许并蒂接客一次,其他时候,只献艺,不卖身。

       “并蒂”本为双生之意,为何并蒂姑娘只身一人却唤此名?据说这姑娘是玉琼妈妈在街上捡到的,那时姑娘站在雁回楼的招牌前,呆呆傻傻地望着,嘴里还念叨着“姐姐姐姐”,玉琼立在旁边听了会儿,发觉这姑娘天生一副好容貌,脑子不清楚却听话得紧,所幸收进雁回楼,听她念着“姐姐”又不见其亲属来寻,便给取了个“并蒂”的花名。

       你问这姑娘原名为何?哦,她自个儿也没说。

        自那以后并蒂在雁回楼一待便是三年,如今,已是第四个年头了。

        再说咱们从京城一路打马至江南的展大人。五鼠临行前,白玉堂曾与他提过想先回陷空岛,把炸残了的岛给修葺一番。毕竟是兄弟五个二十多年的家,就这么被毁了还挺舍不得的。

        那时候白玉堂明明笑着,展昭却看出了他笑容下的失落。对于白锦堂,展昭不便多说什么,白玉堂自己的心结,便让他自己慢慢理清吧。

        谁知展昭一路赶到陷空岛,却被卢方告知白玉堂只身一人回金华老家去了。

       “五弟说初期建设工程我们哥四个来做,他负责后期完善和机关布置。”徐庆抬手抹了把头上的汗珠,道。

        啧,看来以后陷空岛要少来,最好不来。展昭皱眉。

        拜别了忙于废墟重建的四鼠,展昭又一路奔驰到金华。白家原本是当地大户,要找倒是不难,只是白玉堂当真会在祖宅?他又回来做什么?展昭百思不得其解也懒得去解,见天色已晚便索性在白家附近寻了个客栈住下,打算明日再去一探究竟。

        心大的展大人丝毫没有发现自个儿找的客栈开在了青楼旁边。

       金华最大青楼,雁回楼。

       入夜,雁回楼的莺歌燕舞吵得展昭难以入眠。已是夜半又难另寻住处,所幸从床上磨蹭起来欲叫小二给自己换间客房。没睡好的展大人浑身低气压,本能地朝着吵闹的方向扔去一个白眼。

        眸光落在半开的窗户外,吵闹夜色中略过一抹突兀的白影,惊得展昭霎时困意全无。

        只见夜幕间有一人乘夜色而至,雪白的斗篷被风吹起,身轻如燕,晃眼间已略过了旁边雁回楼的后墙。

        白衣夜行,脑子八成有洞。

        展昭也不再想着换个安静点的房间,迅速换了一身夜行衣,随即翻出窗户,提起轻功朝着那人消失的方向去了。

         白玉堂翻身落入雁回楼后墙,秦楼楚馆没那么多弯弯绕绕,早先已打探清楚并蒂的房间位置,只要自个儿不摸错路,应当没有问题。

         三日前并蒂接过客,这个点儿那些姑娘们要么在接客要么等着接客,他要悄悄带走一个不会武的姑娘,再怎么也比跟一群行尸厮杀来得容易。白玉堂暗道。

        身后有风声破空而至,白玉堂本能朝旁边一闪,出手便打出几颗飞蝗石一探来者底细,谁知不过转瞬石子便被如数击回,白玉堂侧身躲开,右手摸上腰间短剑。

        展昭见他要来真的,旋即扯下面罩轻声道,“小白鼠,是我!”

       来者出乎白玉堂的预料,就算面前的人是来寻仇的仇家,也总算是还在意料之中,可现在展小猫一身夜行衣站在他面前,好像还是尾随他来的,这就让他有点当机。

        “展小猫?”

        展昭先是点点头,看着白玉堂一身熟悉的白衣白袍又觉得有点头大,一时竟不知当如何言语。

        雁回楼后院,大脑当机的两人四目相对,画风很是清奇。
————————————
御前四品带刀侍卫伙同锦毛鼠夜闯青楼,青灯并没有道德沦丧哈哈哈哈哈……
强调一下,这一卷是江湖故事,情节会慢慢铺开的√在那以前,请让我放飞自我嘿嘿嘿嘿嘿……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