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青灯

主混盗笔/瓶邪黑花/舟渡/长顾/猫鼠/包策/包庞/过气儿写手ummm/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猫鼠卷一『江湖』

猫鼠卷一

『江湖』

【开封奇谈】

【漫画+网剧混设】

『雁回西楼不见月,念姊不识归乡路』

         浙江金华,清风拂柳赠春浓。

        白家的大小少爷都是闯江湖的洒脱个性,祖先留下的财物和商道便一直是府中的老管家打理。本是白锦堂没隔已久便回来看看,后来白锦堂过世,白玉堂四处闯荡,回来的时间便越发少了。

        此番白玉堂本是念着兄长,想回金华为兄长重新置个牌位,却不知是不是太久没有回家的缘故,白家祖宅附近竟是建了座青楼,听说名声还挺大。

        白玉堂自号风流不假,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主。青楼?别想了,定是没去过的。

         毕竟金华的地皮不是白家的也不是陷空岛的,人家想把青楼开在那儿,白玉堂又能如何?于是遥遥手中的纸扇,悠悠踱步而过。

        雁回楼旁边有个小巷子,连着雁回楼的后门,再有一墙之隔便是行人络绎的客栈。白玉堂这才刚刚走过雁回楼的正门口,便在小巷前被人撞了个满怀。

        抬眼,竟是个身着青莲齐腰襦裙,神色慌张却仍挡不住美貌的姑娘。

        佳人自己送入怀抱,白玉堂哪有不扶之理?于是扬手收起纸扇,将晕头转向的姑娘轻轻扶稳,抱拳行礼道,“在下白玉堂,见姑娘行色匆匆,这旁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姑娘可要小心。”

       嗯,彬彬有礼,丝毫不失帅气,印象分满分。白玉堂心道。

       不想那姑娘呆呆地看着他,片刻后竟是闪身躲到白玉堂身后,扒着他的肩膀探出脑袋往小巷里望去。

       白玉堂心下奇怪,抬眼看进巷子里,只见三个小厮打扮的男子正持着棍棒,从巷子里追出来,嘴里还喊着些什么。

       好啊,光天化日抢劫良家妇女。白玉堂冷笑一声,倏地展开很喜纸扇,正身堵在巷口,俨然一副翩翩公子模样。

       “几位兄台,这是要去哪啊?”说话间“哗”地合起纸扇,左手握扇挡在了三个小厮身前。

       那小厮见并蒂小心翼翼地躲在白衣人身后,以为是哪家不识趣的小公子来砸场子,领头的一起之下挥挥手里的棒子,叫道,“给老子让开,别耽误老子办公事!”

       “想必阁下是哪的山野蟊贼出身,强抢民女还叫公事了?”白玉堂嘲讽道。

       “你个不识趣的!”领头的举起棒子便打,白玉堂扬起扇子轻轻一隔,连内力都懒得动用,那小厮的棒子便被他死死隔在空中。再抬脚超前一踹,就见小厮朝着巷子里飞出去,手上的棒子没握住,掉下来彻底将小厮砸晕了过去。

      剩下两人见这白衣人不是好惹的主,脚底抹油调头就溜,临走还不忘把那个晕过去的伙计拖走。

        白玉堂冷笑,回身却闻到一股浓重的脂粉味儿,熏得他眼前一黑,退了两步才看清,一个老鸨打扮的女人趁他刚刚打架溜到他身后,将那姑娘一把拽了过去。

       “并蒂呀,你这又是犯什么病了?”老鸨拽着并蒂,出言数落着。

       “哟,这位小公子想必是误会了,这姑娘花名‘并蒂’,早已在我这雁回楼做了三年的花魁了。”

      “那她为何要跑?”

      “公子有所不知,并蒂呀天生就是个呆傻姑娘,脑子不清楚,这刚刚想必是犯病了。”玉琼笑道,“公子若是喜欢并蒂姑娘,来雁回楼里大大方方地看便好了,只是她三日前已接过客人,再要接待公子,只能等下个月了。”

       谁个要去你那莺歌燕舞的破楼?白玉堂腹诽,无意间却看见并蒂楚楚可怜地望着他,于心不忍便道,“并蒂姑娘我赎了,多少银子,尽快开价便是。”

        谁想玉琼竟是大笑起来,破锣嗓子震得白玉堂耳膜一阵发疼,“诶呀呀,想不到小公子竟是个情种呀!想来并蒂生得如此好容貌,也难怪小公子想据为己有。只是这并蒂可是我雁回楼的头牌,公子若是将她赎了去,雁回楼可要如何做生意?妈妈我总不能拱手将摇钱树卖出去吧?”说罢竟扯了并蒂的手腕,转身走进了雁回楼。并蒂虽是跟着她走了,却是一步三回头地看着白玉堂,如水般的眼瞳看得白玉堂又是一阵心软。

       白玉堂一气之下撩起斗篷回身也走进了白家祖宅,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呵,小爷心情好给你钱还不要,今晚我就把并蒂劫出来,你这破楼就等着倒闭吧!

         “所以你是来抢人的?”展昭抱手,淡然道。

        “说正经点行不行?!小爷我是来救姑娘于水火之中的!倒是你这臭猫,怎么跑到金华来了,又怎么会在雁回楼?”

        “你要是还想‘行侠仗义’,就等回去再说。”展昭想自己一时也说不完前因后果,便催促道。

       “展小猫你可是官差,就这么纵容五爷?”白玉堂却坏笑道。

        展昭扶额,到底是谁要来劫人?

        白玉堂也知不可再耽误下去,留下一句“在这等我”,便提了轻功纵身而去。展昭无言,缩到角落里,借着夜色掩盖身形,静静等着白玉堂回来。

        且说白玉堂顺着打探好的路线一路搜索,果然摸到了并蒂的窗户。翻身撞开窗户,白玉堂潇洒地落在地上,抬眼便对上并蒂慌乱的双眼。

       “并蒂姑娘,在下带你逃出去。”他伸出手,握上并蒂纤细的右手。

       江湖人皆知锦毛鼠轻功了得,并蒂也出奇地配合,任由白玉堂背着,施展轻功在黑夜中纵跃。

        展昭隐在黑暗中,见白玉堂背着个姑娘出现,心里有点不对劲的情绪。

       啧,怎么有点见不得这白耗子背着个姑娘?

       展昭懒得多想,朝白玉堂打了个暗号,飞身引着他翻窗户进了自己在客栈租的房间。白玉堂放下并蒂,两三眼将客房打量个遍,笑道,“展小猫,白家祖宅就在旁边,你既知道那是我家,敲个门寻我不就好了,何须另寻客栈?”

       “展某不知你是否已回到金华。”

        将前前后后说了个清楚,白玉堂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有被拐进宫的危险,正想出言拒绝,却听被晾在一旁的并蒂正呢喃着什么。细细听去,竟是在不停地喊着姐姐。

       “明日便将这姑娘送回家去吧。”展昭道。

        “五爷何尝不愿?只是那老鸨说的怕是不假,并蒂姑娘天生痴傻,自己都说不清家在哪。最好的时候也是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如何寻到她家?”

       展昭皱眉,上前问道,“姑娘家在何处?”

       “姐姐……姐姐……”

       “……”

       我说吧?白玉堂丢个白眼过去,笑道,“并蒂姑娘我先送回白家,展大人在客栈好好休息,可小心夜半别被雁回楼欢声笑语吵得无法入睡哈。”说罢背起并蒂,翻窗而走。

        展昭无语,深觉白玉堂定是闲得无聊,不想一语中的,雁回楼的吵闹声一晚上当真没有消停过。

       展昭告诫自己还没吃到大人请的全鱼宴,绝不能半途而废。

       啧,头疼。
——————————
展大人并没有发现自己在吃醋哈哈哈哈哈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