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青灯

主混盗笔/瓶邪黑花/舟渡/长顾/猫鼠/包策/包庞/过气儿写手ummm/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旁友 包策要伐】飞鸟

『包策』

#飞鸟症#

【包策群200日群贺】

#BE预警#

        街角的书店映着黄昏时分的树影,远处橘红色的晚霞透过玻璃洒落在纯白的纸页上,墨色字迹隐隐反着霞光,书页旁的咖啡还腾着白雾。

       公孙策经过玻璃窗,身影映在玻璃上,落下一片灰影挡住洒在书上的晚霞。窗前的人抬起头,目光从窗外移至咖啡厅内。

       “先生又来打包啊?”前台的姑娘笑着问。

       “组里加班,手上的案子不好办。”公孙策微笑,隐隐感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瞬间又恢复如常。

        “谢谢。”那道目光似乎又落到自己身上,公孙策皱眉,拎着几个袋子走出去的同时又回头看了一眼窗边。

        男人坐在金黄色的晚霞里,朝他点头致意。

      .

       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公孙策放下手里的东西,取过手边办公桌上的白大褂。衣服里掉出自己忘带的手机。按亮屏幕,一条未读信息和几个未接电话,无一例外来自包拯。

       “先生,城西出警,死者No.4。”

        公孙策揉揉眉心,只得将衣服重新放回桌上,带着法医的箱子又走了出去。

        短信来自十分钟前,从警局到城西片区至少要半个小时。公孙策摇手招来一辆出租车,却在偏头报地名的一瞬间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夕阳的光还残余在他的西装上,男人脸上的笑成了他失去意识前最后看到的东西。

      .

        “我靠,哪个没道德的报假案?!”包拯靠在警车旁边,打电话到技术部追查报案号码的IP地址,结果只找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公用电话亭。

        30分钟前街道报案,说城西发现尸体,报案着描述的现场状况去前三起连环案相吻合。公孙策去给他们解决伙食问题还没回来,包拯只能一面走一面打电话。接连四次无人接听,包拯意识到公孙策没有把手机带在身上,索性发了短信过去。

        然而等一众人火急火燎地赶到城西,不要说尸体,报案人都没见到,一种“被耍了”的感觉霎时涌上心头。

        包拯挥手收队,同时熟练地拨通公孙策的电话,却意料之外地再次得到无人接听的回复。

        “这么长时间,先生应该回去了才对,怎么……”包拯的喃喃自语紧接着便被一阵铃声打断,展昭面无表情地掏出手机接听,白玉堂的话同时便被包拯听去大半。

         “喂,展小猫,你们公孙先生怎么一个人打车跑到北城来了,还带着箱子,没听说这边出事儿了啊?”

          “嗯?”展昭皱眉。

        “我现在在北城,刚刚有辆出租拐过去溅了爷一身的水,我转过去多看了几眼就发现你们公孙先生坐在副驾驶上,后面还放着个箱子。爷还奇怪你们出警怎么只有个法医……”

        一旁的包拯瞬间夺过手机,急声问道:“那张车拐去哪儿了白玉堂你看见没有?!”

        白玉堂奇怪,“拐去胡杨街了,出什么事儿了?”

         “你立刻跟过去,先生有危险,他才是第四个死者!”

        不等白玉堂回复便挂断电话,包拯亲自坐上驾驶位开着车朝胡杨街狂奔而去。

       声东击西,调虎离山。报假案的能把现场细节说得那么清楚,如果他不是第一发现人,那只能是凶手!

       身上不多不少七处刀伤,全很关关节被毁,包拯脑内全是前三个死者的惨状。他无法将这样的状况放到公孙策身上,也绝不能容忍有人对他的先生下如此毒手。

     .

        夜幕逐渐掩过夕阳的余晖,整座城市暗淡下来。警车红蓝色的霓光混合着鸣笛一路朝城北而去,如利刃划开夜幕下宁静的表象。

        期间白玉堂打来电话,说找到了那辆出租车,但上面的人已经离开,只留下先生的箱子。他正在胡杨街搜索,让包拯尽快带人赶到。

       胡杨街是出名的三不管地带,根本没有监控可查。两张警车开着警灯分别堵在胡杨街出入口,包拯和展昭各自带人分开搜查。

        男人只着深色条纹衬衫,脸上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公孙策被他丢在墙角,轻微过量的麻药让他此刻仍在昏迷。

        冷气充斥着整个房间,公孙策的眼镜片上已经凝了一层水雾。男人皱眉摘下他的眼镜,目光一寸一寸地欣赏这个“艺术品”。

       “他们找不到这里的。”他轻声说,“我将为你举办最盛大的葬礼,让你在我的深爱中沉睡。”

        接着,男人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过小钉锤和一指长的粗铁钉,将钉头轻轻对上公孙策左腿处的膝盖。

       “别怕,仪式很快就做完了。”男人的声音幽幽地回荡在低温密室里。
   
      .

        胡杨街的小路分布错综复杂,人口混乱,可以藏身的地方比比皆是,找两个有意藏起来的人又谈何容易?

        包拯对着胡杨街的平面图心急如焚,满脑子都是他的公孙先生。

        公孙策是被左膝的剧痛强行唤醒的,昏迷前看到的那张脸和眼前的男人完全重合。还有些昏沉的大脑多花了几秒来反映自己现在的处境,双手被缚,嘴上裹着几圈黑胶布,左腿剧痛。

      .

       “不用怕,我在为你举行仪式。”男人压低了的声音在他耳边嗡嗡作响,不等公孙策说什么,钉头又指向他的右膝。

        公孙策脑子里都是解剖台上那三具还没来得及深度解剖的尸体,关节被毁,七处刀伤,最后一下致命,他几乎可以预料到自己将要经历什么。

       剧烈的疼痛强迫他越发清醒,他不愿意坐以待毙,却发现他的双手被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绑在后背动弹不得,动动手腕又引发一阵剧痛,应该已经被扭折了。

      .

        十分钟。包拯不敢想象此刻的公孙策处境如何,他时不时抬头望向夜空,这些低矮的平房像是要被夜幕吞噬,刺耳的警笛此刻也在夜幕前显出无力。

        先生……包拯轻念着,将手中的枪握得更紧。

        深蓝色的夜幕中,任何一点白都显得突兀。包拯看着上空朝自己悠悠飞来的白鸟,脑内顿时一片空白,然后闪回到不知多久以前的一个下午。

        『“先生,你的伤口里怎么有鸟飞出来,还在我肩膀上坐着不走了?”他轻拉过公孙策的右臂,轻轻解下被晕开血色的纱布。

       “应该是飞鸟症吧。”公孙策把手边的一卷纱布放到包拯那边,看着包拯的表情兀自好笑。

       “飞鸟症?”

       “伤口一天不结痂,就会飞出一只黑色的鸟,飞到……”公孙策突然顿住,包拯以为自己下手重了,表情霎时紧张起来,“先生?”

        “……没事,我记不清了。”那时公孙策轻描淡写地掩过,却没想到包拯已经记了下来,之后又自己查过飞鸟症的资料。

        白鸟盘旋几下落在包拯肩头,在他复杂的目光中理了理羽毛。

      “飞到心上人身边。”』

        包拯低头,对着白鸟来时的方向在平面图上搜寻,最终锁定一个仓库。

       叫上人朝着仓库的方向狂奔而去,包拯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越发难耐,他像疯了一样,被公孙策的一点一滴充斥着大脑。

      .

         鼻息间都是血腥的气息,公孙策知道那是自己的血。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过低的温度已经麻木了他的痛觉。

        艰难地开口,声音微弱到只有他自己听得见,幸好持刀的男人就在他面前,能听清他在说什么。

       “你会……被抓到的,还……还不跑么?”

       “他们找不到我的,甚至连你的尸体都找不到。”凝着血的刀刃划过他的脸,男人邪笑道。

        “你……没……听到么,警笛声……他们……他们快到了。”

        “这个地方,他们看不到。”

        这个人的自负会将他推入深渊。公孙策暗自想,包拯能做到什么程度他当然清楚,自己一定是最后一个死者,包拯会让这一切完结在自己冰冷的尸体上。

        公孙策能够听到血从身上流走的声音,就像温度一点点从体内流走,再被寒气从伤口灌入。

        他看到男人转身的间隙,白鸟飞起,年久失修的换气扇早已停止运作。白鸟穿过扇叶间的空隙,飞向夜幕,去找他心念着的人。

        那时他没好意思说出口的话,随着飞鸟离自己越来越远。

        空空如也。

     .

        包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仓库里横七竖八地散落着积满灰尘的纸箱,墙上映着手电筒光斑。电光照出空气里的漂浮物,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他明明能够感受到先生就在这里,但眼前却什么都没有。

        冷静,冷静,先生还活着,他会给自己留下线索。包拯不断对自己说。

       不知谁的手电筒照到了左面的水泥墙,墙边歪倒在地上的纸箱闯进了包拯眼中。箱子是人为踢倒的,箱子上还有一块不浅的凹陷。有人嫌这些箱子挡路,踢到了旁边。

        包拯跑过去在墙上摸索,其他组员见状便一同过去敲打墙壁。空洞的声音传出,包拯的心随之沉了下去。

        肩上的白鸟还在,他还有时间。

      .

        第七刀。公孙策听见刀刃刺入心脏的声音,同时还有仿佛离他很远的什么声音,在沉闷地回响。

        意识在男人扭曲的笑脸中涣散,他的心脏再也没有跳动的力量,坠入夜的深渊的同时,他好像听见了包拯的声音。

        男人笑着舔去刀上的血液,狭窄的房间里只有他压抑的笑,最后被墙边沉重的轰鸣打断。

       刹那,血腥气涌出房间,连着低温带来的寒冷也散去几分。

    

         肩上的飞鸟消失了。

        他们打开了墙上的机关,最终只留下一个疯狂的男人和冰冷且不满伤痕的尸体。

        包拯蹲在公孙策的身边,指尖触及他冰冷的皮肤。

        温度已经随着血液流走,心脏在那一瞬间被利刃贯穿,无力跳动。

        .

        房间里的温度还是很低,连悲伤一并冻住了。
     .

       最后一个死者,一切都结束在了他的身上。几天之后结案报告上交,领导只感叹了几句,再没有下文。








        又是很多年后,包拯牺牲在一次行动中,子弹贯穿他的心脏,飞出的白鸟在他眼前盘旋一圈,最后落回血迹斑驳的心口,刹那消失。
————————————————
这口刀子吃得开心嘛——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