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青灯

主混盗笔/瓶邪黑花/舟渡/长顾/猫鼠/包策/包庞/过气儿写手ummm/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风花雪月』云想衣裳花想容

风花雪月
『花-包庞』
云想衣裳花想容

     转眼间,开封府已是二度桃花盛放。
    对面门上的封条,终究也是在不久前揭了下来,只是庞府和开封府之间,庞籍和包拯之间,终是多了些隔阂。
    或许是这两年二人的关系曾一度冷淡到了极致,如今这样不温不火,偶尔还能寒暄上一两句的情形竟让包拯有了那么一丝庆幸。
    好在,还没到完全无法挽回的地步。这两年来,只有他自己知道每天想着对门的螃蟹有多难熬。
    尤其是后院那棵惹眼的桃树,自己当初为什么那么想不开种下它,往后一到春天便将那一小方天地衬得明艳了几分,看着就像庞籍一身桃红的袍子立在院中。
    笑靥如花。
    包拯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在意庞籍。以前一口一个“臭螃蟹”地叫着,如今那螃蟹不在自己面前横行霸道了,却又急切地想回到曾经。
    现在的包拯,当真是看什么都会想起庞籍。
他想,要是什么时候开封府和庞府能回到曾经的相处方式,便是此生中莫大的幸事。

    而这些,庞籍都知道。
    因为他亦是如此。
    只是两年前,终究是他监斩了父亲,这道坎,不是那么好过去的。他给了自己两年,放不下,便不再执着。
    目光望向对门的时候,他却仍是犹豫的。不敢,不愿,不知如何开口。以前两人自然的相处方式似乎被忘到了脑后,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直到那抹桃红从开封府的院中探出来,勾起了他对往事所有的回忆。犹豫着找出那件桃红色的衣裳,穿在身上。
    一如当年。
    那时,他执着一把小扇子,带着笑意踏进开封府,自认为开封府的所有花草树木都要逊色与他。
   “也不知道公子跟这些花花草草比个什么劲儿。”那时他许是没有听到庞桶的私语,因为他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包拯身上。他想着怎么把包拯好好鄙视一通,想着作弄包拯的法子。
    如今亦是一身桃红衣裳,他有些步伐犹豫地走进开封府,却又轻车熟路地走向后院。
    包拯站在桃树下,望着一树的粉色出神。

    “死包子……”
    包拯眼中的满树桃花,霎时失了姿色。
    最终还是放下了那些旧事。
    “好久不见啊。”
————————————————
    感谢我的小仙女~出了一句适合甜饼的诗√
    包庞就是要甜才能弥补点受伤的内心√
    只是我的猫鼠【还有某连载的正文】又遥遥无期了……
   

评论(1)

热度(41)

  1. 以齐制宾拾年青灯 转载了此文字